【天才組】练手【雨后】【夕阳】【 親吻前三秒】现代学园paro

【雨后】【夕阳】【 亲吻前三秒】

太久没写文了想练练手,就随便去CP梗产生器找题目来写了

角色属于塔,OOC属于我

小艾跟小帕的个性都觉得有点微妙的跑偏

现代学园paro

这两货实在太青(沙)春(雕)了亲不下去,就来个烂尾吧!


—————————防雷线


几乎下了一天的雨,正值夏季的炎热搭配潮湿的空气,几乎闷得人喘不过气,所幸在放学前几十分钟雨势逐渐停歇了。


今天是学期的最后一天,学生们雀跃地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开始快乐的暑假,教室里人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讨论着等等要去哪里玩些什么。


艾梅达尔此刻正不疾不徐地收拾书包,无视他身旁不停传来的催促声:「是你说今天要去海边的,就不能动作快点吗?」


「时间还早呢,别那么急。」将手中又一本书塞进书包,艾梅达尔甚至开始哼起不成调的小曲子。


「还要看时间?你又想干什么?别告诉我又是谁今天要在海边告白,你要去『帮』他们录影!」虽然帕尔卡也挺喜欢看些好戏,但也仅止于看,上次与艾梅达尔一起被追了好几百公尺的惨剧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毕竟他真的对运动不太在行。


「没有没有,绝对不是。」艾梅达尔摆摆手,故意用着正经的语气否定帕尔卡的猜测。 「我还没八卦到什么都知道的那种程度。」


「要我有八卦,肯定也瞒着不让你知道。」毕竟谁也不敢冒着遭受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的风险,露出任何把柄给这个被斯布雷斯形容为「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抓住,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噢,这话真让人伤心。」


「艾梅尔,我都背好书包站在你旁边快二十分钟了。」




学校距离海滨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很多人下课后都会去那儿看看美景,不过这两个聪明的家伙早早就发现了另一条路,通往虽然同样是海边却清静的多的地方。


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随着太阳逐渐落下,光线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伴随两人,帕尔卡甚至还玩起了踩影子的小游戏。


没想到走着走着飘起了雨,不过这样细小的水滴向来很少被活蹦乱跳地高中男生放在眼中,直到雨珠逐渐变大两人才拿着书包挡雨并拔腿狂奔直到一间房舍后的白色围篱。


「哇,这里的花居然开了!」低矮的木板上攀着不知名的植物,浅粉色的花瓣缀着点点雨珠而更显娇嫩,不过欣赏没几秒两人便无情地将花丛拨开并翻过了围篱,艾梅达尔一个分神勾到了脚踉跄了几下惨遭帕尔卡无情的嘲笑。


越过了障碍后他们时走时跑地向着海与沙滩的交界线而去,随着落下的雨水再度变得稀疏直到几乎消失。


与此同时,西边的太阳也几乎要接触到海平面,天空逐渐成为橘红色,两人也全被这浓烈的阳光染了色。


「你说的时间是指这个吗?」望着映出橘色的海平面,帕尔卡自言自语般地问道。


「如何?我觉得我几乎都能为这美景写出一首诗了!」


「住手吧,不管是眼睛还是耳朵我都不想遭殃。」对于艾梅达尔的感叹,帕尔卡用了很残酷的方式阻止了他,当然艾梅达尔并不在意,他已经脱下鞋袜并在这沙滩上蹦跳起来,帕尔卡见状也脱下学他光着脚踩起沙子。


吸收了雨水的沙滩踩起来湿湿软软,却又因为阳光一整天的照射而带着暖意,简单的说——舒服到他们两人甚至或坐或躺在沙子上玩闹。


「我真该把画册也带上的,我觉得我能把这画面完整地纪录下来!」艾梅达尔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并歪头看向海那头。


帕尔卡半抱着脚坐在他身旁,没有回答他的话,目光默默从一片橘色风景转移到带着蓝色调的好同学身上。


视线逐一略过艾梅达尔,他那深蓝的发色在暖光之下成了黑色,总让人感觉藏着阴谋诡计的双眼此时单纯地映照着眼前的美景,有些被沙子沾湿的衬衫比平时更为服贴在那时常运动而练出来的精实身材上......


他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扭过头同艾梅达尔一起看着夕阳,心里却不知怎地想起家中那只名为艾梅尔的猫,它也总是懒洋洋地躺在温软的沙发上,当然帕尔卡从来没告诉过艾梅达尔他的猫名叫艾梅尔。


尽管不知道帕尔卡心中的小剧场,不过艾梅达尔也感觉到了些什么。


随着温度下降,风向也从海风逐渐转为陆风,帕尔卡的一头金发在风吹拂之下凌乱地飞舞,然后因为空气中夹带的湿气而黏在他精致的脸上。


成绩优秀、个性还算好相处又有着清秀的脸蛋,帕尔卡在学校的人气很高,但最终能一直窝在他身边的还是自己这保母。


不知为何,这让艾梅达尔有些小小的成就感。


维持着沉默,空气悄悄凝结了,二人各自用自己的眼睛纪录下了这一刻美好的景色。




「是不是该走了?」随着太阳又有更多部分沉入海平面之下,帕尔卡突然站了起来,却因急于想拍掉裤子上的沙而失去了平衡,艾梅达尔目睹了这幕却已来不及阻止。


「哇啊!」


「喂......小心点好吗大少爷!」


艾梅达尔下意识抓住帕尔卡的手想稳住帕尔卡,但位在低处的他这么做却只是让帕尔卡整个人摔在他身上。


「抱歉。」还维持着姿势,帕尔卡眨了眨他无辜的大眼以示清白。


尽管被膝盖重击的大腿还有些隐隐作痛,艾梅达尔也只能无奈地表示没事就好。


两人的脸靠得有些太近,只要有任何一人有意就能亲到的距离,帕尔卡没有任何要挪开身体的意思,艾梅达尔不认为这小少爷脑中会有什么浪漫的剧情,却也不明白为什么要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但是敌不动我就不动。


这状态又维持了几秒,就在艾梅达尔差点就要起身破坏这份平衡时,帕尔卡突然蹦出了一句:「艾梅尔,我刚刚还以为你变白了,但也觉得不该两半边脸差这么多啊,仔细一看原来是沙子黏在你的脸上......」


「......好哦,那你能起来了吗?」


评论(5)
热度(5)
© 木西|Powered by LOFTER